查看: 36|回复: 0

[小说TXT] 《三续金瓶梅》作者:清.讷音居士

[复制链接]

467

主题

28

回帖

1067

金钱

版主

积分
1562
发表于 2024-5-12 00:4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三续金瓶梅   [清] 讷音居士

  自 序

  闲窗静坐,偶看到“第一奇书”,始于王凤洲先生手作。观其妙文,金针之细,粉腻香浓;至藏针伏线,令人毛发悚然。原本《金瓶梅》一百回内,细如牛毛千万根,共具一体,血脉贯通,千里相牵。自“悌”字起。“孝”字结,天理循环,幻化已了。
  但看《三世报》,虽系续作,因过犹不及,渺渺冥冥。查西门庆虽有武植等人命几案,其恶在潘金莲、王婆、陈经济、苗青四人,罪而当诛。看西门庆、春梅,不过淫欲过度,利心太重。若至挖眼、下油锅,三世之报,人皆以错就错,不肯改恶从善。故又引回数人,假捏“金”字、“屏”字、“梅”字,幻造一事。虽为风影之谈,不必分明利弊攻效,续一部艳异之篇,名《三续金瓶梅》又曰《小补奇酸志》,共四十回。补其不足,论其有余。自“幻”字起,“空”字结。文法虽准,旧本一切秽言污语,尽皆删去。不过循情察理,发泄世态炎凉,消遣时恨,令人回头是岸,转祸为福。读者不可以淫书续淫词论。若看错了题目,不惟失去本来面目,而更辜负了作者之心。须观其如何针锋相对,曲折成文;如何因果报应,酿成奇酸。天下最真者,莫若伦常;最假者,莫如财色。譬如大块文章,莫过一理,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思无邪”已矣!
  余本武夫,性好穷研书理。不过倚山立柱,宿海通河。因不惜苦心,大费经营。暑往寒来,方乃告成。为观者哂之,定一轴虎头蛇尾图画以嘲,一笑云尔。
  讷音居士题

  小 引

  尝闻“酒”、“色”、“财”、“气”四大迷关,“贪”、“嗔”、“痴”、“爱”人所不免。但不思世事如梦,转头皆空,可发一笑也。
  此书因何说起?因看列传诸书,皆以美中不足,令人悲叹为能,人多懒看。余借《金瓶梅》笔法,观其一线串珠,八面玲珑,回回可爱,果称奇才。寓意中虽云月被云遮,风定虑息,雪消花谢,报应分明;但看到楚岫云生,梅花复盛,自当有一片佳言,方合妙文。
  且书内“金瓶”之事,叙至八十七回之多,独“梅花”只作得十三回。似有如无。可见作者神疲意懒,草草了结大杀风景。
  既云“孝悌”起结,想当有“忠信”二字收局。故以目注阿堵为基,说得堆云积翠,左盘右旋,至末卷有观见,捉得住,共成一体。以“公”为忠,以“禅”作信。法前文笔意,仅讲快乐之事,令其事事如意。为“财色”说法,一可悦人耳目,引领细观。再看“财色”始终,是真是假?因果报应,一丝不漏,可不慎乎!
  世人多被“财色”所惑,贪嗔迷恋,果不迂乎!若能于锦绣场中回首,打破迷关,修心种德,改邪归正,虽不能超凡,亦可保身,岂不快哉!
  此书断不可视为小说,草草看过。用此作一服开心药,可分清浊矣!余虽无才,粗知笔墨,不过“止于至善”,非敢妄谈。故竭力搜求,效而续之三续金瓶梅 。
  道光元年岁次辛巳孟夏谷旦誊录   务本堂主人

  第一回 普静师幻活西门 庞大姐还魂托梦
  诗曰
  恐是仙家好别离,故教迢遰作佳期。
  由来碧落银河畔,可要金风玉露时。
  清漏暂移相望久,微云未接过水迟。
  岂能无意酬乌鹊,惟与蜘蛛乞巧丝。
  这首诗原是唐朝李商隐先生所作,言牛郎织女之苦,虽一年一会,尚有见期。
  《金瓶梅》是一部奇书,因何只写半身半人图,岂不可惜?今按原本第一奇书,西门庆自大宋徽宗宣和元年病故,算至幻化孝哥,整七年的光景。朝中将除了蔡京、童贯与高俅,又出了秦桧,专权舞弊,私通化外,弄得天下荒荒,金兵累犯边境。清河县亦遭涂炭之灾,故引出千言万语。掀帘看花,梦解三世报,返本还元,演一部三续的故事。正是:
  红楼五续甚清新,只为时人赞妙文。
  余今亦效学三续,无非傀儡假中真。
  话说吴月娘在永福寺,遵了雪涧禅师的指引,与吴二舅、玳安、小玉四个人无精打采,回归了清河县的旧路。进了城,见家家闭户,路净人稀。过了狮子街,到了自己的住宅,见门面都被贼烧毁了,满院皆是马粪,幸喜里面房屋照旧。月娘落下泪来,吴二舅也是赞叹。大家来到上房,只见箱笼大开,七颠八倒。月娘气的大哭一场,只得叫玳安、小玉按次收拾,权且住下。
  是夜睡至三更,小玉做了一梦,恍惚独自走到一个去处,只觉阴风惨惨,冷气森森。有一座牌楼,三间黑瓮门。门外一道臭河,三座大桥,都是牛马形象,把人把守,吓的小玉毛发悚然。回身要跑,只见来了一个老妈妈,手提着凉浆水饭,说:“不要害怕,跟我来,少时大王升殿,是走不得的了。先在僻处躲避,等办完了事,才放人行呢。”于是把小玉带到大门内穿廊下站立。但见正面五间大殿,两旁设着滚油锅、碓臼、铁磨、夹板、大锯,各样非刑。堂上设黑漆公案,一团杀气,好不怕人。官员侍者,都是神头鬼脸,在那里伺侯。
  少时,下面喊堂,一位大王登了殿,头戴九梁冠,身穿皂袍,面如瓦兽,钢须乱扎。一声大叫,似半天打了一个焦雷。见一个文官呈上一本册籍,上写“三世报”三个大字。只听堂上叫:“带人犯!”下边众多侍者雁翅排班,带上几起人犯,非刑拷问,鬼哭神号。一件一件都发放了,末后带上一起男女,阴阳相隔,看不真切。只听上面说:“西门庆一名,罪当挖眼,宫刑,三世了案。潘金莲一名,罪当下油锅,过奈河,三世了案。陈经济一名,罪当割舌,碓捣,三世了案。李瓶儿一名,事属有因,罪当杖毙,守寡,三世了案。孝哥改名了空,为僧。吴月姐为尼,母子分离十年,现报了案。”
  小玉听到此,处吓的筛糠抖战,放声大哭,不觉惊醒,却是南柯一梦,把月娘也哭醒了,问“你怎么了?”小玉细说梦景,月娘也哭起来,说:“此事甚奇。世上行善的少,作孽的多。想是你爹与众娘前生未做好事,死后在阴司受了报应,也是有的。哭也无益。你我只可安心度日,一心向善,吃斋念佛,修一个来世罢。”小玉答应,点上灯,主仆睡不成了。月娘爬起,叫小温了茶,喝了几口,不觉东方大亮。按下不表。
  且说普静长老幻化了孝哥,回归雪涧洞,将入山口,只见一阵阴风裹着西门庆的冤魂,在路旁不住的磕头。长老便问道:“我已度托了你,还不脱生,在此何事?”西门庆泪流满面,说:“弟子一生虽贪财色,未敢害物伤生,天理昭彰,报应已受尽了。从今改过,再不敢非为了。望祖师垂怜,恩有重报。”言罢,磕头如鸡碎米。长老点头说:“善哉,善哉!”又想:“西门庆原有善根,还有一段夙缘未了。也罢,出家人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,将他救回阳世,以了宿债,叫他自己回头,贫憎度他未脱。”想罢,叫声“冤魂,随我来!贫僧救你。”带着孝哥仍回归路,问道:“你家祖茔在于何处?”孝哥道:“离此不远,在五里原地方。”长老说:“既如此,同我去自有道理。”于是师徒过了些去处,来到五里原。长老说:“我在此等侯,你快到家叫你娘来,有要紧话说。”
  孝哥不敢违命,即找大路回到家中,把月娘吓了一跳,说:“我儿如何去而复返?”孝哥落泪将和尚之言诉说一遍。月娘道:“又不是清明、盂兰,叫我到祖坟上有何事?”孝哥道:“他说自有奥。”妙玳安在旁说:“母亲就同兄弟到坟上,看是怎的。”于是月娘雇了轿子,玳安、小玉,孝哥跟随出了城,往五里原来。相离不远,果见长老在月台上打坐。月娘下了轿,向前稽首。禅师说:“你来了么?快说哪是你夫主的坟墓。”月娘用手一指,说:“那未长草的便是,问他怎的?”长老向前,口中念念有词,用手一指,说:“西门庆的阴魂还不归壳?”只见坟头忽然裂了一条大缝,把月娘、孝哥吓的魂不附体。长老道:“不须害怕,你的夫主活了,快着人刨开,看是真假。”月娘说:“他死了几年,如何能复生?”长老道:“只因你夫主尘缘未满,当真的活了。”主仆半信半疑,即令张安与玳安叫了几个人,一齐动手,刨的刨,挖的挖,登时打开坟墓。众人留神一看,见盖子已开了。玳安动手打开细看,见西门庆面目如生,衣服照旧。月娘、孝哥放声大哭。长老道:“不必哭,万千之喜,把你夫主扶上坑来,贫僧还有话说。”玳安答应,同张安下去,把西门庆搭上坑来,坐于地上。
  和尚取出一个葫芦,倒出一粒仙丹,撬开牙关,灌将下去,只见手脚齐动,“哎哟”一声,果然还了阳了。禅师道:“善哉!善哉!冤冤不已,功成缘,满后会有期,还你的儿子罢!”言讫,化阵清风,踪影全无。
  且住,你这个话说的就离了。西门庆死去七年,尸首如何不坏,骨肉如生?
  列公有所不右,因他在生,服过梵僧的药,乃壮阳仙丹。

下载地址:《三续金瓶梅》作者:清.讷音居士.txt (访问密码: 6688)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海水之声

海水音乐

海水VIP

免责声明

论坛功能

投诉维权

帮助中心

论坛公告

联系我们

微信号:wglkyj

QQ:54528858

联系:54528858@qq.com

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,仅为网友提供音乐信息的交流与学习的平台

本站不提供任何音乐本地下载,不为其版权负责,服务器不会保存

资源均网友第三方网盘链接分享,侵犯权益请联系第三方申请删除

网页的内容侵犯您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邮箱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手机版|小黑屋|海水之声-音乐学习辅导论坛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6-18 03:07 , Processed in 0.135889 second(s), 3 queries , Redis On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