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61|回复: 0

[小说TXT] 《只恨此生遇见你*恨也纠缠》作者:用心才冷

[复制链接]

473

主题

30

回帖

93

海水币

版主

积分
1588
发表于 2024-5-15 13:2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战神
  天启六年,澜江关
  宋长月站在城头,目光定定地落在城外的澜江江面上。城头上的宋字帅旗旗角轻轻地拂在他略显清瘦的脸上。身后是他的四个虎将,正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元帅。离宋长月最近的,正是他最得力的战将——常安邦。常安邦是个三十岁的青年将领,出身将门的他十五岁就到军中效力,虽然出身高贵,但常安邦却是从一个小兵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为边关一等一的虎将。他身材高大,面目俊朗,性情豪放。虽然行动上并没有少将军的傲慢,但骨子里的高傲却到了极致,能让他看得上的人少之又少,而能让他真正心服口服的也只有元帅宋长月一人而已。
  澜江关依山而建,前面依托着澜江天险,是宁国南面最重要的关隘。南面的金吉国想攻打宁国,这里是第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关卡。在过去一百年间,两国一直争斗不断,苦了这一带的百姓,流离失所,哀鸿遍地!尤其是十几年前,金吉国出了一位大将楚膘,能征善战,一举攻破了包括澜江关在内的十五道关卡,深入宁国腹地,直逼宁国都城开龙城。一时间,宁国国内战火冲天,死伤惨重,国将不国。逼得先帝迁都北帝城,割地赔款,苟且偷安!
  宋长月比常安邦还要小四、五岁。出生农家的他在十几年前的战乱中,父母双亡,乱世之中,为了给父母报仇,十二岁就投了军。十几年的摸爬滚打,从一个伙头军,成长为宁国最年轻的大将军,边关统帅。其非凡的天赋和吃苦能力已经得到了各国的承认。
  年纪轻轻地他,不仅用最快的时间得到了上至皇帝下至士兵的佩服和信任,刚满二十岁就成为三军元帅,更以他非凡的军事才能,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将金吉国大军赶出了宁国。金吉国大将楚膘因此羞愧吐血,从此养病在家。金吉国也失去了和宁国一战的能力,五年来只能安静地守在自己的家里,不敢再来挑衅!
  有了宋长月的庇护,两国中间那块没有确定归属的肥沃的土地也开始有人耕种,其实两国相邻,边境百姓多年来通婚往来,已经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宋长月虽是宁国守将,对金吉国的平民就并不苛刻。这块土地本来十分肥沃,只因战争的原因已茺了多年,没了战火的打扰,这里现在已经是一片鱼米之乡的风光。宋长月按一定的比例抽取军饷,除此之外对百姓绝不打扰。遇上农忙之时,还会让兵士下田帮百姓种田。所以边境的百姓,无论是宁国人还是金吉国人对这位大元帅都是敬如天人。更有人说他就是天上的战神转世,百战百胜,无人能及!不仅宁国和金吉国,只要知道宁国的人没有不知道宁国的战神——宋长月!都说他天纵奇才,雄才大略,爱兵如子……
  常安邦看了看太阳,时间已经不早,宋长月已经看着江面发了两个时辰的呆了。常安邦轻轻走上前一步:“元帅!”宋长月收回定在前方的视线,看向常安邦。常安邦道:“时辰不早啦!元帅还是回府吧!”宋长月看了看天色,淡淡地道:“原来这么久啦!回府吧!”一边往回走一边对几员爱将道:“晚上到我府里吃饭!本帅请客!”
  几员大将,互相看看,不知今天元帅到底怎么啦。竟然兴致这么高。但——心直口快地李邻将军笑道:“元帅!你能请我们吃什么好吃的?你府上那个王婶做的饭菜实在太一般啦。哪有元帅请客这么小气的!”“哈,哈……”几个将军都大笑起来。陈大志是几位将军中年纪最大,资格最老的,摸着胡子笑道:“李猴儿,元帅请客你也敢不给面子啊!真是没大没小!”李邻刚从军时就在陈大志手下当兵,陈大志一向爱他如子侄,尽管现在两人的地位相仿,李邻对这个亦父亦兄的陈将军是十分尊敬的。不过他生性洒脱,最喜玩笑,陈大志叫他猴儿他也不在意,只说:“元帅那是在大帐里,既然请我们去做客,他就是主,我就是贵客!哪有什么大小。这做主人的招待好客人那是天经地义的事!我要是元帅,府里连个像样的厨子都没有,才不会出丑请人来吃饭!”
  刘自勇也道:“小李说得有道理!”
  几人说话间已经下了城墙,几个士兵把将军们的马牵了过来。宋长月一手执缰,回头道:“今夜请几位将军光临帅府晚宴。如有不爱来的,大可以回营睡觉!”李邻马上接道:“说是说,饭我是一定要去吃的!你当元帅的不怕丢脸,我可不能不给你面子!”刘自勇笑道:“听李邻这话,怎么夹枪带棍的!”常安邦性子高傲,并不多话,只淡淡一笑:“卑职自当来讨杯酒喝!”陈大志和刘自勇也应了下来。宋长月一笑道:“好!我先行一步!在府中等候几位将军!”上马带着一队小校回府去了!
  黄昏时分,常安邦、陈大志、李邻和刘自勇,各自在自己帐中梳洗整齐,换下了一身盔甲,穿着锦袍便服到帅府去赴宴。四人在帅府门前不远处凑到了一处,李邻一看到刘自勇就笑道:“大刘啊!看你穿得——怎么像新姑爷上门一样?啧、啧……元帅现在连老婆都还没有找到,你太着急了吧!”刘大勇穿一件酱红色锦袍,本来他身材颇为魁梧,平日里穿着军服,十分英挺,但这种滑溜溜,软绵绵的料子就从不上身。也从来不做。这件还是过年时才做的,一次也没穿过。今天来吃酒,现找了出来,穿在身上,正觉得不舒服。听李邻这么说,也反唇相讥道:“也不用马尿照照你那样子,一会灌多了黄汤,那猴儿屁股就长到脸上来啦!”李邻一喝酒就脸红,刘大勇最爱拿他吃醉的样子取笑。
  两人一边走一边斗嘴,常安邦和陈大志只笑笑跟在后面,一同向帅府门口走去。没到门口,帅府管家王叔就迎了出来道:“几位将军好!正念着几位将军该到了!快请!快请!”
  常安邦问道:“王叔,宋元帅呢?”王叔老脸笑成一团菊花:“将军在后院呢!老朽带几位将军过去!”李邻笑道:“宋元帅好小气,就今天说他小气,到他家做客竟不来迎我们!哪像个主人!”王叔笑道:“李将军,元帅确实有点小事。将军也是这里的熟客啦。元帅也没把将军当客人,将军这不是和元帅生分了吗?”
  刘自勇大笑道:“李邻,你和王叔掰嘴皮子,不明着吃亏吗?王叔行走江湖做大生意时,你小子连妈都还不会叫呢!”众人大笑,李邻也笑着自嘲道:“王叔,俺当兵的嘴笨,再不敢在你面前耍嘴玩!”
  几人说说笑笑,由王叔引到后院。这帅府本身并不算小,但宋长月住进来后,除了护卫,仅招了四五个佣人,再加上王叔夫妇,一个做管家,一个做饭。宋长月并未成婚,府中连主带仆不到十人,显得特别空旷。
  还没到后院,众人就闻到空气中饭菜的香气,一时竟是食指大动。李邻笑道:“王婶的手艺好像进步了很多嘛!”飞快地转过回廊,却见后院的空地的石桌上,已经摆了一桌精美的饭菜,王婶正在那里摆酒布筷。看见几人走了过来,连忙见礼,笑道:“几位将军好!”李邻第一个冲到桌前,看着满桌的菜,吃惊道:“王婶,原来你有这么好的手艺,上几次怎么都藏了起来!”
  常安邦是世家公子,山珍海味吃过不少,一扫桌上的菜式,倒是吃了一惊!桌上的菜式个个精致,虽然还没入口,但匠心独具,色香俱佳,就算京里的大厨也做不出来。在这样的边城能看到,更是让人吃惊。
  正在这时,宋长月走了出来。四人一看,本能的肃立,但一看元帅, 不由大吃一惊,只见宋元帅,身围灶裙,手中还端着一盘菜,竟是一副下厨的模样!四人惊叫:“元帅!”
  宋长月见四人发呆的样子,淡然一笑,示意四人坐下!他二十五六岁模样,高而略显清瘦,穿上盔甲时威猛,此时一身浅蓝色长袍,倒有几分书生的俊逸。
  李邻道:“元、元帅,是你亲自下厨!”宋长月微笑道:“本帅亲自下厨,总对得起你李将军的面子了吧!”李邻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哪啊!我说着玩的!”
  宋长月放下手中的菜,招呼四位部将入座。又对王叔王婶笑道:“王叔王婶一起坐下吃吧!”王叔王婶忙推辞,常安邦道:“王叔,王婶,元帅做事你们还信不过吗?他请你们坐下,一定有他的道理!你就大大方方地坐吧!我们都是带兵的人,不讲那么多礼数!”他出身高贵,说话自然有种气质,其它几人也附合,王叔王婶才小心地坐了下来。
  宋长月手一伸,道了声“请”,几位大将军毫不客气就开动起来。宋元帅虽然威严,但和这几员爱将之私下里却是如兄弟一般。如果不是这样,也难收服这些桀骜不驯的虎将。几人都觉得元帅的手艺确实不错,连常安邦都心服口服,只不过他心里有点腹诽,“堂堂大元帅,竟学这女人做菜的手艺!”但不可否认,元帅连做菜都是一个天才,道道菜都是匠心独具,色香味俱佳。
  宋长月看着几位部将吃得开心,脸上也有一丝笑容。他吃得并不多,但一直往王叔王婶碗里夹菜。
  李邻一边吃一边赞,一边喝酒,一边与其它人斗嘴。将军们吃饭原是没那么多规矩的。刚开始有点拘束的王氏夫妇也放松了下来。陈大志忽然道:“元帅,今天是什么日子?你这么高兴?”
  宋长月怔了片刻,轻轻地道:“今天是我二十六岁生日,也是家父家母去世十五年的祭日!”
  此话一出,几个人都停了下来。宋长月垂下眼帘,用一种淡淡地语气道:“十五年前,天气很好。虽然听人说金吉军队打进了宁国。但大家都想着还有明山关挡在前面,并没有急着逃命。那天一早,妈妈给我穿上新做的小袄,煮了两个鸡蛋。晚上,煮了一桌菜,在后院为了庆生。我们农家孩子,这就是最开心的时候啦。当天夜里,明山关破!金吉军杀了过来!我的父母……双双死于敌人刀下!”
  后院里没有一点声音,仅有风声吹过。这些杀人如麻地将领们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们的元帅,当年他二十岁领兵时,所有将军都不服他,但他用他的果敢,气魄,收服了所有人。这些带兵的将军无论资格多老,性格多么桀骜不驯,只要他眼神一扫过,都乖乖听命!只有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,才了解他其实是冰山下一座火山,外表的冰冷理智,掩盖了如火的爱憎。虽然用的轻轻淡淡地语气,也是他第一次在几个爱将面前展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!这几位将军,要他们带兵都是一把好手,但安慰人,就一点办法也没有啦。
  静静地后院,传来低低地饮泣声,王婶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。把宋长月从自己的回忆中拉了回来。宋长月轻叹一声:“我是不是败了兄弟们的兴?我自罚一杯!”说着一口干掉杯中酒。常安邦沉声道:“元帅,如果你信得过我们,就说出来吧!我们是你的部下,更是你的兄弟,你的苦,我们帮你扛!说出来,心里可能就好受一些!”
  陈、李、刘三位也点头,觉得常安邦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。
  宋长月沉声道:“如果我不把各位当兄弟,也不会请各位来,更不会说这些话。”宋长月又干了一杯,接着说:“从家乡逃了出来,我就参了军,因为年纪太小,只能做个伙夫。我的手艺是从那开始学起的。娘菜做得好,我从小也看了一些,再加上后来学的,很快我就成为军中最好的伙夫,将军们的饮食由我来负责。然后,我开始从将军们那里借来兵书,一步步,由小校到元帅。我二十岁统军,二十一岁将金吉人赶出了宁国。但父母的仇恨一直在我心里压着!”
  宋长月一杯接一杯地喝着,脸上有着潮红色:“十五年来,仇恨的滋味不好受啊。爹娘是我最重要的人,我手握重兵,本可以领兵杀进金吉,为父母报仇!”说到这里,宋长月挺直了身子,眼中精光闪烁,那种威震八方的王霸之气让周围人都是一震,他被称为战神,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,当他决定一件重要的事情时,那种冠绝天下,无人争锋的气势,即使是真正的王者,一国之君也无法抗拒。宋长月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但我不能因个人的仇恨,而伤了国本!既然身为大将,当以身许国,国仇大于家恨!”
  四位将军听着宋长月的话,心里渐渐明白起来,五年来,宁国经过休养生息,渐渐回复了元气。朝中就开始有人吵着要向金吉国用兵,报一箭之仇。军中不少将校的亲人也死于那场战火,也吵着要出兵报仇。但是做为全军高级将领的他们,深知金吉国的国力并没有大损,而且金吉国二殿下也是大将之才,如果出兵,即使能胜,也将是场惨胜!而给其它国家可乘之机。刘自勇就是吵着要出兵为家人报仇,而宋长月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他:身为将帅,绝不能因私人的仇恨置国家士兵安危于不顾!
  刘自勇红着脸,自已倒了一杯酒:”元帅!我敬你!你放心!我会去劝服他们!”陈大志也倒上酒道:“元帅,俺军人的命是国家的,不是自己的。绝不会为了家仇而动摇国本!”李邻也举杯道:“元帅,李邻平时说话没大没小,但,我服你,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常安邦没有说话,也拿起杯子。五人相视一笑,都在不言中。正要碰杯,李邻忽然叫道:“王叔王婶,还有你们呢!快端杯子!”
  七人吃到明月长空。五位将军都喝多啦。可谁也不愿走,就在帅府后院里,舞剑唱歌,一直闹到半夜,最后几个人包括宋长月在内全部醉倒在后院的亭子里。还是王叔请几个护卫将这一位元帅,四位将军抬回了房间。
  次日一早,宋长月睁开眼睛,只见他的大床上四脚八叉地睡着刘自勇和李邻两人,而其它三人,包括自己都躺在地上。陈大志也醒了过来,骂道:“这两个东西,把我们都踢了下来!两人占个大床!”常安邦也从地上爬了起来!正在这时,床上的刘自勇翻了一个身,飞起一脚,竟将李邻也踢了下来!李邻刚一着地,就惊醒了过来!大骂道:“姓刘的!你敢踢我!欺人太……”他还没骂完,就听到旁边三人大笑之声。而刘自勇竟还没有醒。

  公主
  金吉国京城,皇家演武场内,一对少年男女正在练剑。宝剑挥舞,如旋风如暴雨,极为好看。两人斗得极为激烈,外人很难看出两人谁占了上风。忽然剑气一收,一个剑眉长目的少年跳出战圈,笑道:“露儿,今天就比到这里吧!明天父帅要考量我们兄弟的功夫,我还要留点力气!”
  宝剑一收,少女撇嘴道:“不行,还没有分出胜负来呢。”少年一笑道:“就算你赢了就是啦!”那少女冷笑道:“输是输,赢是赢,哪有什么就算!”少年微微一怔,见她生气,只得哄道:“是你赢了!还不行吗?小露你最近怎么这么爱生气!我又哪惹到你了?”那少女听少年语气温柔,脸色略好一些:“昨天我和你说的事,你没有跟你爹说起吗?”少年为难道:“我爹一向公私分明,要想拿到金吉帅印一定要技艺超群,谋略出众才行。我跟他说也没用!”少女一笑,明眸闪动,美得不似人间人物:“那还不容易,你是你爹心中金吉少年一辈第一高手,又谋略出众,只要你在比试中让我一步,就可以啦!”少年道:“怎么可以在比试中做假!”少女嗔道:“你不答应,别怪我再不理你!”语气一转,温柔如水地又道:“辞哥,你不是早就答应我,要全力帮助我吗?拿到金吉帅位,这是最为关键的一步,不然我怎么能跟大哥竟争呢?皇子十五岁就有了自己的府邸和封地,现在都已经经营有八年啦,他手下能人众多,有钱有人,而我,公主是没有自己的府和封地,如果再得不到兵权,那我还有什么资本和他争?”
  那少年正是金吉第一名将楚膘最心爱的儿子楚辞,而少女则是金吉二殿下,公主金露,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互相之间早有情意,尤其是楚辞,对风华绝代的金露早已是一片痴心。听她这样说,心中更是柔软,但是,楚辞仍坚持道:“我早说过我会帮你,但是,我不能在比试中做弊,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!”金露一板脸:“又在我面前摆大丈夫,你要当大丈夫,以后我就不再认识你!”楚辞脸上闪过为难,但仍坚持不松口。金露软硬兼施,楚辞也不答应。金露一气之下,挥动带鞘的宝剑向楚辞砸去,楚辞站着一动不动,任剑鞘砸在头上。虽然是剑鞘,力量还是不小,楚辞头上,一下冒出鲜血来。金露这才慌了神,慌忙用手去捂:“你怎么不躲?出血了,我来给你包扎!”楚辞带笑按住她的手:“除了男人的气节,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!”金露看着楚辞满脸的鲜血,对他的话充耳不闻:“我来给你包扎,可千万不要留下疤才好!”楚辞道:“我要是留了疤,变丑了,你就不再理我了吗?”金露脸露笑容,轻轻在楚辞脸上一吻:“就算你变丑了,我也还是喜欢你!”这一下,动作大胆,两人的脸都红了起来。
  就在此时,忽听一个威严的声音道:“露儿,你在做什么?”金露脸色一变:“父皇!”楚辞已经行礼道:“参见皇上!”又对跟在金吉皇身边的一个老者道:“父帅,您也来了!”楚膘冲儿子点点头,儿子一脸的鲜血,做父亲的当然关心,但当着皇帝不能表现出来。用不着楚膘问话,金吉皇已经板着脸道:“楚辞,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?”楚辞行礼道:“是臣不小心!”金吉皇正色道:“你不用隐瞒,一定是露儿欺负你!”转脸对金露道:“露儿,你也太不像话,楚辞是金吉少年第一高手,也是将来的金吉大帅,你怎么可以仗着公主的身份,欺辱重臣?”金露脸色发灰,不敢做声,父皇为人威严,而且对楚膘极为依重。这次要不是因为楚膘身体越来越不好,绝不会下令重选一个金吉元帅。而楚辞是所有人心中的人选,自己公然打伤未来的重臣,又正好被父皇看见,只怕他一气之下,就会重重的惩罚她。楚辞心中正是柔情激荡,看金露的脸色,知道她怕父皇责备,连忙为她开脱:“皇上,公主没有欺负我,皇上不要错怪了她!”金吉皇冷着脸道:“你不用替她说话,我的女儿我最清楚,她就是争强好胜!如果不是她,你怎么会一脸鲜血,难道你自己头痒撞的?这回我不能饶她!来人——”眼看金吉皇就要惩罚金露,楚辞急道:“皇上,刚才是我和公主比武,动手时不小心一时误伤,是楚辞学艺不精,不关公主的事。如果皇上要惩罚,就请惩罚楚辞吧!”楚膘一直没说话,儿子的功夫如何,他是最清楚的,公主的武功也极高,但毕竟是个女孩,力气小些,如果两人认真比试,还是儿子胜面大。但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皇上处分公主,只得帮着儿子道:“皇上,是犬子学艺不精。动手比武,失手伤人也是常事,请皇上不要再责备公主!”
  金吉皇并不放松:“楚辞是金吉少年第一高手,露儿怎么能伤得了他。”楚辞急道:“的确是楚辞学艺不精,请皇上开恩!”金吉皇脸色变得沉静:“楚辞,你要知道。三天后就是元帅的选拨,朕要选一下武艺高强的元帅,如果你真的武艺比不上露儿,也许你的帅位就会被露儿抢去!”楚辞脸色一僵,但看看低头不语,楚楚可怜的金露,终于低头道:“无论皇上怎么决定,臣都听从皇上的吩咐。无论能不能做元帅,只请皇上不要再惩罚公主!”金吉皇脸色一变,咬牙道:“好!记住这句话,永远不要后悔!”说着大袖一摆,转身离开!楚膘担忧又带着责备地看了儿子一眼,转身跟着皇帝离开了。
  皇帝刚一走,金露看见父皇已经走远,猛地一下跳起来,搂住楚辞的脖子笑道:“辞哥哥,你对我太好啦!这下,父皇一定会考虑把帅位给我啦!”楚辞脸色却并不好,刚才事出无奈,当着皇上和父亲的面说了言不由衷的话,但现在,也不可能再改过来啦,不然就是欺君之罪。但看到金露艳丽无比的笑容,楚辞觉得自己的牺牲,总算是有回报的。金露也看出楚辞心里不好受,一反常态的拼命讨好他,逗他笑。楚辞终于淡淡地挤出一丝微笑。
  金露至傍晚才回宫,回宫第一件事就是去母后处请安,可是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父亲的贴身太监正站在门外,原来父皇也在这里。金露今天刚刚被父亲责备过,就想躲开,悄悄地退到母后寝宫的后面,找个僻静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坐下,静静地等父亲离开再去参见母后。刚坐了一小会,忽然见母后宫中的后门轻轻打开,父皇搀着母后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身后只远远跟着几个侍卫,金露怕让父亲看见,缩了缩身子。她本来就躲得隐蔽,再加上内功高强,屏息之后,远处的高手们根本发现不了,而父母更是不知她就在一旁。
  金吉皇拉着妻子坐到离女儿不远的一块石头上,两人说些琐事。金吉皇后是当年的金吉第一美女,和金吉皇夫妻情深,现在虽然年纪大了,仍美丽动人,如果不是这样,也生不出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太子金勇和天下第一美女的金露。金吉皇虽有几个侧妃,但在他心中,这个妻子仍是他最信任最挂念的女人,有什么事总爱找她商量。两人说了一会不是很重要的事。金吉皇忽然叹了一口气。皇后一怔:“皇上今天是有心事吧?有什么事可以告诉臣妾吗?”金吉皇叹道:“我正是为我们的一对儿女心烦!”皇后侧耳倾听,并不多话,她知道丈夫要的只是一个听众而已。而一旁的金露更是紧张,将功力发挥到极致,生怕听漏了一个字。
  金吉皇道:“按金吉的祖制,勇儿既是长子又是男子,金吉将来的皇位一定是他的。可是露儿聪明绝顶,论武功才智都略胜勇儿一筹,而且露儿生性要强,只怕她不会甘心帮助兄长,将来会是一场大祸。”皇后轻声道: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既然露儿才智武功都高出一筹,皇上为什么一定要勇儿来做这个皇帝呢?”金吉皇冷哼一声道:“虽然金吉曾经有过一个女帝,但先帝当时是独生女,没有其它的选择。接下来的金吉皇家,只要有男子,怎么能让女子继位?”皇后叹道:“难道女儿就一定不如男子吗?”金吉皇道:“当然!”皇后道:“既然皇上心意已决,还有什么好忧心的。露儿虽然好强,也绝不敢违抗您的旨意!再过两年,找个驸马把她嫁出去,也就是啦!”金吉皇道:“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楚辞,我也用不着担心。我看那楚辞对露儿一往情深,为了她,什么都愿意放弃!楚家掌握着金吉的兵权,如果楚辞支持露儿,勇儿这个皇位怕是很难坐稳的!”皇后吃惊道:“我看楚辞这孩子很好,皇上不要难为他!”金吉皇摇头道:“楚膘为我金吉立下赫赫战功,他的威信和忠诚朕是信得过的。既使为了他,朕也不会难为楚辞,何况,千军易得一将难求,楚辞是个将才,比他父亲更出色,我们将来要对宁国用兵,离不开这样的良将!朕只是担心,将来朕百年后,露儿有了楚辞的支持,会和勇儿分庭抗礼,弄不好就是金吉一劫!”
  皇后心中对女儿十分偏爱,听来听去丈夫对女儿不放心,不由转移话题道:“皇上,儿孙自有儿孙福。勇儿既然要继承大统,有些挑战是他必需面对的。皇上就不要为他们兄妹费心啦。倒是我听说,宁国那边出了个大动静,皇上这两天一直为此事伤神,要是不要紧的话,皇上可以说给臣妾听听吗?也许臣妾可以帮皇上宽宽心。”
  金吉皇一听这话,心思立即就转移开了,皱眉道:“倒没什么可以瞒你的。是宁国皇帝要和元帅宋长月结义并封为武王,请各国派使者观礼!这宋长月是我们金吉的死敌,如果不是他,现在宁国已经成为我的囊中物!此人在一天,金吉就不能安枕。我本来想用计让他们君臣互相猜忌,只要除掉了宋长月,我金吉铁军一定可以再次称霸天下!但现在看来宁帝是铁了心要重用宋长月,这对金吉十分不妙!”皇后问道:“那个宋长月总听你们提起,他真的那么厉害吗?”金吉皇道:“楚膘说过,此人是用兵奇才,虽然年纪轻轻,但心思之精,用兵之神,确实可当战神之名,有他在,是金吉最大的祸患!”皇后道:“难道他就没有弱点?陛下不是说过,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?”金吉皇叹道:“六年来,朕一直在找他的弱点,但此人才智过人,手下又得力,朕的人根本无法接近他,更无法知道他的弱点,只是知道他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在这世上并无第二个亲人,而且不贪财不好色也不很在乎威望,更不怕死,实在想不出他的弱点是什么。”皇后坚定地道:“陛下,臣妾相信陛下的一句话,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,宋长月的弱点只是没被人发现。陛下只要小心求证,总有一天会发现的,到时候就会有办法。陛下用不着现在担心!”皇后的话坚定了金吉皇的信心,不由笑道:“皇后,你真是朕的红颜知己,朕心里不论有什么事,跟你一说就畅快了不少!”说着站起身来去扶妻子起身,看着妻子娇美无比的样子,金吉皇忽然灵光一闪:“英雄难过美人关!宋长月是英雄,又至今没有娶亲。要是能用美人计,除掉他,或是让他为我所用,那就是金吉的福气啦!”皇后白了他一眼:“那陛下有什么想法吗?”金吉皇皱眉想了一会道:“朕一时还没想好,宋长月不是平常人,宁国美女也不少,能让他动心,可并不容易。但是,此人的确是天下奇才,如果能得到他,金吉一统天下的霸业可成。”皇后眼中光一闪:“一般美女当然不行,如果是露儿呢?”金吉皇一拍手道:“不错!露儿的美青出于蓝,只要是男人,怎么可能不对她动心!”皇后又有些犹豫道:“可是露儿已经有了楚辞,她怕是不会答应的!”金吉皇笑道:“得楚辞可以定金吉,但是得宋长月则可以定天下。露儿这样的女子,她会做最好的选择的!”皇后问道:“皇上不是不愿让露儿做女皇吗?”金吉皇正色道:“我当然希望勇儿能承皇位,但是如果能得到宋长月,就能完成我金吉历代先帝一统天下的梦想,如果是这样,由露儿来做皇帝又有什么不可!再说,如果露儿真有本事,让宋长月为她倾倒,天下又有谁是她的对手?即使宋长月不肯为金吉所用,除掉他仍是大功一件,露儿也有资格成为金吉女皇!”皇后叹了一口气,没有再说话。金吉皇正色道:“朕马上下旨,让勇儿和露儿一起去宁国观礼。这兄妹二人,谁有资格继承朕的位子,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和造化啦!”
  目送着父母的离开,金露慢慢从藏身处走了出来,默默的咀嚼着父皇刚才的那句话:“得楚辞可以定金吉,但是得宋长月则可以定天下!”金露脸上闪耀着发现猎物的光彩:“宋长月,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都要会会你!”

下载地址:《只恨此生遇见你恨也纠缠》作者:用心才冷.txt (访问密码: 6688)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海水之声

海水音乐

海水VIP

免责声明

论坛功能

投诉维权

帮助中心

论坛公告

联系我们

微信号:wglkyj

QQ:54528858

联系:54528858@qq.com

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,仅为网友提供音乐信息的交流与学习的平台

本站不提供任何音乐本地下载,不为其版权负责,服务器不会保存

资源均网友第三方网盘链接分享,侵犯权益请联系第三方申请删除

网页的内容侵犯您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邮箱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手机版|小黑屋|海水之声-音乐学习辅导论坛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4-7-15 10:54 , Processed in 0.169462 second(s), 4 queries , Redis On.